Monday, January 29, 2007

涂鸦-思念

我泡了一杯越南咖啡,牛奶在透明的杯子里结了一层乳白色,
保护着我对你的思念...

只要你回来,我愿意等
直到街角的那一盏灯
泛黄 在寒冷的露水中
期待 你的身影
出现在
家门前的斑斓围墙外...

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报告

日期:一月二十七日
年份: 2007
时间: 下午五点

简介: 心情不好的蔓延...(被人恼了一天+天气热+无奈+'闲')

假设: 咖啡可以治疗坏心情

程序:
1. 游览宠物专栏.

2. 游览别人的部落格和留言.

3. 冲冷水凉.

4. 开始冻结心情

5. 结了一块冰, 赃物沉淀.

6. 深呼吸.

7. 写部落.

8. ..........

结论: 需要一顿丰富的晚餐+咖啡, 坏心情才不会蔓延.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朋友食物论

美酒型

有些朋友, 刚入口时有点呛,
可是一进到肚里, 暖意蔓延开来
从肚子暖上心口,
香味还淘气地从鼻子散发出去.

美酒,
虽然是封在瓶里,
但不会变质.
反之,
放越久,越香醇.
时间, 让美酒更有价值.
参半独特的回忆,
每一瓶, 都那么稀有.

臭鸡蛋型

表面和普通鸡蛋没差.
可是一揭开壳来,
里面是不可顶挡的臭味,
闻而弃之.

拷面包型

刚出炉时香味扑鼻,
松软好吃.
如果加上KAYA牛油就一级棒.
通常是个万人迷.
只可惜这类型的朋友要时时加温.
如果弃置, 会发霉.
不如美酒般,只要留意气温和湿度就能长久保持美味.

口香糖型

无聊时嚼嚼,
时间比较快过.
可是嚼久了, 就无味, 一定要吐掉.

便当型

被四方的便当盒盖着,
不揭开来,
不知道原来里面有很可爱美味的食物.

再续....

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Thank's God I Found You

暂时把这首歌放在这里
一首我要点给你们的歌

如果不是知道你们有来看我
如果不是有人期待我的心情写照

这个部落格
会生蜘蛛网吧...
然后我就变成Spiderman 4 的女主角!
呵呵...

真的很开心认识你们
尤其是那些欣赏我的人

最重要是Samantha...
一个教我在这里开部落的人

世界那么大
我们竟然在这里相遇

谢谢你的脚印
就算你和我只是擦身而 过...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阿里巴巴

我遇见了阿里巴巴 他给我五个愿望
我没有想太多...

第一, 我希望柔佛的水灾会渐渐好转.
第二, 我希望那些灾民可以很快打起精神,重建家园.
第三, 我希望那些偷拍别人裸照的人会被抓到,然后被警察百般折磨.(呵呵...)
第四, 我希望我不会生病.
第五,我希望我的家人和朋友平安健康.

噢...没有第六个了...忘了说我要一只小小狗...下次先吧...呵呵...

Friday, January 12, 2007

小狗

不懂几时开始 迷上了在网上看宠物
因为没有能力买 就算买了 也没有能力养
所以用眼睛来幻想 把自己骗 骗自己在物色小狗狗

每天总要看至少一次
不开心时就多看几次 甚至是特地驾车去宠物店看小狗
也许是真的 小狗能治病 治我的情绪化和忧郁症
每次看了小狗 天气会好很多
呵呵...

若有一天 我养了小狗狗
我要开一个部落 代替它写部落格
呵呵...

就这样说定了...


亲爱的Ah Moon, 有点想你...

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避难所

心情不好,
来聊一下.

想念很苦,
来释放一下.

日子难过,事情永远做不完,
放下,来坐坐一下.

天气不好,
雨天阴天,
进来出去是晴天.

朋友难猜,
心情错乱,
来确定一下,
你在那里.

七八种心情,
胡言和乱语.
我的故事,你的心情,
我的避难所,
在这里.

1006.06 频率...

梦想

梦想, 多遥远的名词.
11个笔画+13个笔画=不知道的单数或双数

我以为我去了爱琴海,
原来我只是被埋没在爱情海.

我以为我去了郁金香之国,
原来我只是常去'荷兰'.(p/s: In some sense, it means i'm blur)

我以为我看过了倾斜的Pisa Tower,
原来我只是睡着了.

我以为我把小提琴练了一遍,
才发现她还在孤独的盒子里.

我以为我还是十九岁,
谁不知,我已经过了二十二.

我以为我会向梦想奔驰,
原来我一直往后退.

我呀,我自己,
你在干嘛啦!

我说啊,你蛮没有用的,什么都没有结果,什么都没有实现.

我认啦,我的梦想
早已经在前方遥遥领先,
而我一直没有追向前...

Tuesday, January 9, 2007

想念的咖啡

黑色咖啡
白色日记
喝 你的气息
学 你说话的语气

好久不见...

日记里全是和你的独角戏
偶尔不小心弄湿一页
歪曲的字体 透明地贯透第二天的心情

我故意把白色日记沾上几滴咖啡印
假装你曾看过我的日记
一月 春天就要来临
我的心 依然在冬天 等待你的脚印...

Wednesday, January 3, 2007

七个人

我从来没有试过七个人的烧拷会,加上在后面'默默耕耘'的妈妈,勉强凑够八个人.
显然,人数不是问题.开心与否和人数无关.

大清早(其实是早上十点了), 我载了妈去Desa Petaling找我的死党-松京.其实我对那条路不很熟悉, 我假装很镇定,没对妈妈说我的不肯定.那也是我第一次一个人驾车到Sri Petaling, 当然身边有个从来没到过那里的妈妈.在每个分叉路口我都提心吊胆,深怕走错.进错一个路口就够惨了,那里可是被高速
公路围绕着.我可是个90%的路痴. 幸好上天保佑,我安全抵达Sri Petaling,呵呵...

买了材料,在松京家腌制了鸡翅膀,有又来我家了.幸好松京陪我回,因为我并不会回家的路...呵呵...

珊傍晚六七点到我家,我们一起准备要烧拷的食物,然后一起起火.信的起火功夫不很用得着,显然他的童子军徽章是骗来的.姜还是老的辣,我妈教我们正确的方式.用煤炭搭了几个"火营"在拷炉上.珊还搭得很开心的样子,虽然手黑黑的.

起初我们五个人在烧而已.那两个出了名的'慢吞吞'在晚上十点才到.是的,我们在那时已经吃饱了.

珊与松京在发挥她们的'不弃不劳'的本色,'锲而不舍'地拷她们'唯二'的鸡翅膀.若鸡本身知道自己的翅膀被人那样'爱护'及'细心'地拷着,一定会死的很甘心光荣吧!我只会拷香肠和鱿鱼丸,呵呵...





抓相机的不就是最不上镜的志荣咯!看碧珊吃到一半的黄金鸡翅膀!呵呵...

美中不足,拷到一半下雨了.我们很快地用十只手把东西搬进车房,继续我们的烧拷会.下雨天丝毫不损我们的兴奋心情.只也是友情的力量吧!

忘了说,那天是十二月二十五了.够崎型吧!呵呵...隔壁的邻居差点用白眼来看我们了.干嘛不是平安夜庆祝的...我们喜欢就好.呵呵...

不上镜的Camera Man终于入镜了.呵呵...Thank's to Samantha...

红衣的那对,很赏脸的白百忙中抽空来BBQ,呵呵...谢谢啦朋友.虽然我也很牺牲地借他们半个床,呵呵...

谢谢你们给我一个怪怪的圣诞烧拷会,非常开心的怪怪PARTY,呵呵...

要常常想念我们一起的日子噢!我爱你们! Muacks!!!

纪念册子

珊在我的纪念小册子写了留言,我很喜欢.一看了就好感动,怎么一个认识我不很久的朋友可以写这么贴心的话.所以我想把她写的东西留在这里,希望你也会喜欢她的贴心与文笔.


**************************************
静,

马大的门槛 是一场赛跑的起点
我们试过深夜里对着电脑说心事
我们试过为一同喜欢的东西高兴
我们跌过痛过 笑过哭过
终于学会怎么跑得比较快
学会士气再低沉仍互相扶持
最后奔到了终点
没有离别的伤悲 来为泪水换取的荣耀欢呼吧!

要不是宫崎峻 我怎么看得清你的喜欢
要不是藤井树
我怎么知道你写诗的背后 总是满满的思念和故事
煮一壶暖暖的咖啡
让我为你搅乱一杯忧怒
要不是你 我怎又么能把这片记忆
一次过写完



XOXO 珊
Samantha
28/12/06
*************************************

虽然友谊不是几行字可形容的,可是她给我的纪念,足以让我回味一辈子.
珊,愿我们 友谊万岁!

Tuesday, January 2, 2007

错觉

有时侯女人以为找对了对象
他陪她逛街一整天 没有怨言
当他有有钱的时候 她要什么他都买给他
女人认为对了人 认了他 和他生活在一起

一切都变了

男人不再花心思来讨她开心 她开心或不开心已经不再是他的事了
她再也没有收过意外的惊喜
有的 不过是他给她的坏惊喜
他连袜子也不会洗 衣服也不会折
以前他总是对她小心翼翼 细心体贴的
现在她才知道他连自己也照顾不了
更不必奢望他对她的照顾

他生病了不会自己吃药
他可以因为懒惰而锇肚子
他忘了还有另一个人等他吃饭
他可以上网到忘了冲凉
他可以睡到下午才起床 那时她已经吃了早餐或午餐
她已经忘了他们曾几何时一起起床
她已经忘了他们几时一起吃早餐

一个人的咖啡加泡面
她已经习惯了

他可以开着电脑一整天 看他爱看的东西
女人在洗衣 煮饭 扫地 抹地 打扫
甚至自己洗车 换煤气桶
他依然坐在那桌子的面前

她已经忘了为什么当初会相信他

她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继续下去
接受一个她不能接受的他
继续一个人奋斗的两个人生活

她已经不会掉眼泪
他从来不知道她何时掉眼泪
所以她也习惯了 把眼泪化为力量的道理
她已经不会问他 "你爱不爱我?"
因为爱不爱 都不重要了
他依然是他 原本那个她来不及了解的他
她依然是她 不想再为他改变自己的她

偶尔 她想念从前的他
可是从前的他不会回来了
她只能在回忆里原谅他

她不明白如果他爱她 为什么他会像野蛮的孩子对她发脾气
从来没有人对她发脾气
他把东西弄得冬冬作响 像在抗议什么 她却委屈伤心
不明白她做错什么
她很害怕别人对她发脾气 尤其是他 尤其是冬冬作响的那种方式
他好象不曾知道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大声喝斥她
连她的父母都不曾那样对她说话
难到她在他心目中只是一生活个伴侣而已?
或者 他已忘了她也有感觉
她也需要别人来照顾
她的心 需要一个人来呵护

她的心房有一幅墙越筑越高
差不多埋没了他的脸
他还不知道
她知道就算告诉了他
他依然是他
她知道要改变一个人很难
就好象她需要一个人来照顾 她需要别人来呵护
这些都不是他的专长 好象永远都不会是

她很累了
欲哭 没有眼泪
心痛 已经没有感觉

当初的错觉...
现在的痛苦...
只有她自己知道
像吞了一粒珍珠 可是珍珠变成了毒药